宜昌之窗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游戏

天苍黄第一百九十五章密舵中的接触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20 00:38:03

天苍黄 第一百九十五章 密舵中的接触

时间渐渐过去,沈晨很快发现,那粒药丸的药力惊人,服用这么长时间,普通药丸的药力恐怕已经消散,可这粒药丸的药力依旧强劲,惊喜之余,他赶紧调息运气,修复受损的经脉内腹。

调息了一会,刚才那伙计带着一个人给他检查了下身体,他身上的两处伤口敷上药,又让他将巫简从冥想中唤醒,给他包扎,巫简的伤势重多了,全身上下骨头便断了四五处,身上的伤口更有十几处,幸亏这些伤口都不大,包扎之后,巫简几乎成了一个被布包着的木棍,只能躺着调息疗伤。

给他们包扎治疗之后,俩人便走了,期间没有多说一句话,可沈晨却安心了很多,他喝了点水便开始调息疗伤。

渐渐的,他完全进入内息中,不知过了多久,当他睁开眼睛,天已经黑了,桌上放着饭菜,他看了巫简,巫简躺在炕上,两眼却是睁着的,胸口微微起伏。

“吃过了吗?”沈晨随口问道,巫简不能摇头:“没有,他们将饭菜放下便走了。”

沈晨稍稍愣了下,感到这里的情形有些诡异,既给他们疗伤,却又将他们仍在这里不管,沈晨略微沉凝便开始吃饭,不管怎样,先吃了再说。

饭菜已经凉了,沈晨依旧吃得很香很快,然后又喂了巫简几口,他从来没做过这事,弄得巫简胸口到处都是米粒油迹,巫简吃得也很费劲,勉强有个半饱便不吃了。

“妈的,这算什么事?”沈晨将碗筷仍在桌上,略微有些不满的低估着,拉开门便要出去,可门刚开,便从边上出来个伙计。

“兄台,主上吩咐了,若要留下便请回屋,主上待会便到?”

伙计的态度不卑不亢,沈晨不好发火,也不好离开,只好推回来,那伙计问他们吃过没有,沈晨没好气的说吃过了,于是伙计进来收拾碗筷,沈晨想打听下外面的情况,可伙计什么都不知道,让他非常失望。

不能出去,什么消息都没有,沈晨非常担心萧雨和雷纳,没有这俩人,风雨楼便垮了。

此外,风雨楼还有那些人逃出来了,黑魁楚飞,还有双凤,他们逃出来没有?还有北雨街风柳街那边怎么样了?

想起这些,沈晨便坐不住了,在屋里徘徊两圈,站在炕边问巫简:“还行吗?”

巫简眨眨眼:“行!药挺好!”

沈晨点点头:“那好,我去北雨街看看,帮主”

重重叹口气,沈晨转身便要走,这时,院子里传来数人的脚步声,其中一个的脚步很沉重,显然没有修为。

门开了,进来的居然是雷纳,此刻的雷纳同样有些狼狈,脸色苍白,身上有不少血迹,右肩被白色布条包扎着,当看到沈晨时,先是愣了下,随即露出一丝笑容。

沈晨连忙看他身后,跟着进来的只有一个吕亮,最后一个进来的居然是那黑衣人,黑衣人进来后便将门关上了。

雷纳看到躺在炕上的巫简,连忙过去看了,沈晨却盯着黑衣人,黑衣人进来后便摘下面巾,露出真面目。

“真的是你!”沈晨看着柳寒叹道,语气有几分疑惑,也有两分感激。

“当然是我。”柳寒淡淡的说:“沈晨,七星八将中的天逍星,名义上是风雨楼三大护法,实际上专司负责保护军师雷纳,常年与雷纳形影不离。”

“你对沈某了解还多,”沈晨淡淡的说,柳寒也淡淡的说:“既然要与风雨楼合作,自然要了解合作对象。”

说着,柳寒走到桌前,拿起一个茶杯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下,沈晨扭头看着吕亮,吕亮的伤势同样很重,除了手臂上的伤,腹部也包扎着,隐隐还有血迹渗出,不过他依旧还顽强的站着。

“其他人呢?”沈晨问道,雷纳的卫士都是精挑细选的,特别是上次刺杀事件后,萧雨从各堂挑选精锐,重组了雷纳的卫队,今天,雷纳的卫队并没有全到,因为今天本是风雨楼诱杀拂衣,事前怎么算都是风雨楼的绝对优势,可没想到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宫里却趁机发起了对风雨楼的绞杀。

吕亮没有说话,默默的走到炕边坐下,柳寒过来,给他检查了下包扎,干脆将绷带解开,吕亮的肚子上有个血糊糊的洞,红色的肉向两边翻开,粉红色的肠子夹杂着血水随着呼吸往外蠕动。

柳寒从怀里拿出个布包,打开后里面是一排银针、一个白色小布包和一个扁平小瓶,柳寒将油灯拿过来点燃,抽出根银针在灯焰上烤了一会,然后拿出根线,开始给吕亮缝合起来。

沈晨很惊讶,从来没见过这样治疗的,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这样也行?”

柳寒微微点头:“当然,我在西域时,给护卫队的兄弟治过。”

这当然不是这个世界的医术,柳寒在前世并不是医生,可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,况且只是一个缝合,并不需要多大的技术,多缝几次便会了。

但这在沈晨雷纳看来依旧很神奇,俩人目不转睛的盯着柳寒的手,那根银针在皮肤上穿来穿去,一点一点的将那道恐怖的伤口缝起来。

“行了。”

柳寒将银针收起来,让外面伙计那些烈酒进来,找了块干净毛巾

,用烈酒将伤口擦洗一遍,这个过程中,吕亮疼得直咧嘴,洗干净后,才用新绷带包扎起来。

“这样就好了?”雷纳迟疑下问道,柳寒耸耸肩:“那有那么快,还得看他身体是不是足够强壮。”

缝合之后,最担心的便是伤口感染,这个世界的人根本不知道什么细菌,什么抗生素杀菌,柳寒知道前者,完全不知道后者怎么弄出来,但这个世界生态好像比另一个世界要发达,柳寒偶然在西域发现一种草,这种草的汁液可以杀菌,至少有杀菌作用,另外,有些丹药有替代抗生素的作用,所以,他就用这两种东西杀菌,当然,这两种可不是抗生素,也没抗生素那样神气,体质差了,依旧不行。

柳寒给吕亮喂了粒丹药,沈晨看到那粒丹药与自己吃的丹药不一样,自己服用的是褐色的,这粒带着点绿。

还是那个伙计送来饭菜,柳寒让他弄点粥过来:“这俩人,特别是他,”示意下吕亮:“最近最好喝粥,饭菜清淡点,禁止喝酒,想吃什么,等伤口痊愈后再说吧。”

伙计领命出去,雷纳看着柳寒,俩人坐到桌边,柳寒给雷纳和沈晨各倒了杯茶,然后也给自己倒了杯,边倒边说:“我知道你们心里有很多疑问,也很焦急,想知道外面的事,但我不得不告诉你们,我也不知道,详细情况,要等到明天才知道。”

柳寒决定出手后,瀚海商社全体动员,但除了他和柳铁可以出手外,其他人禁止出手,只观察,所有情报最后全部归到黄师爷那里,由老黄整理之后再报给他,所以,现在他对外面的情况也不了解。

雷纳沉默了下,微微点头,随即又问:“你怎么知道我们会在那?”

这话里的东西很多,包含了对柳寒的质疑,柳寒笑了笑,然后摇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你们会出现在那里,我只是在外面观望,看看有没有机会。”

“机会?”雷纳很敏锐,立刻抓住其中微妙差别。

柳寒沉稳的点点头:“一方面是看能不能救出几个风雨楼的朋友,另一方面看能不能杀几个人。”

“为什么?”雷纳的疑惑依旧,柳寒看着他,将茶杯放下:“因为我要接手漕运,所以,我得先杀点人。”

雷纳眉头紧皱,想了想便问:“宫里的意思?”

柳寒赞赏的点点头,不愧是风雨楼智囊,这么快便明白了,与聪明人谈话就是轻松,雷纳微微皱眉:“那为何要杀点人?”

柳寒更加欣赏雷纳了,这话换旁人恐怕就听不懂,就算旁边的沈晨也没听懂,雷纳的意思是,漕运虽然是块大肥肉,但漕运复杂,现在船队还小,还在陆续买船,简单的说,还在投资期,还要大笔投资。

“今天出手的除了三江会这样的江湖门派外,还有一些门阀世家,”柳寒慢慢的说:“我在漕运上已经投入了七万两银子,我可不想因为这些世家就化为乌有。”

雷纳点点头,叹道:“厉害,厉害,宫里那位公公真是厉害。”

这话说得也是云里雾里,沈晨迷惑不解,宫里那位公公,怎么又扯到宫里那位公公了。

柳寒也叹口气:“原以为与你们联手挣点钱,没想到却沾上这么大一个麻烦。”

“所以说宫里那位公公厉害啊!”雷纳长叹道,沈晨终于忍不住了,开口问道:“漕运是块大肥肉,怎么会是麻烦呢?”

雷纳饶有兴趣的看着柳寒,柳寒苦笑下叹口气:“沈兄,这块肥肉可不好吃,得和那些世家抢,世家不会直接出面,我估计出面的是三江会这些家伙。”

沈晨这下有些明白了,可想了想还是不明白,正要接着问,雷纳已经悠悠的说:“可,柳兄可知,这也是你的一个机会。”

“宫里那位公公恐怕正希望我这样作。”柳寒立刻补充道,雷纳看着他,慢慢露出一丝笑容,柳寒的脸上同样露出笑容。

生物谷药业
生物谷药业
生物谷药业
生物谷药业
生物谷药业

相关推荐